主页 > 独家报道 >乱世裏的祯祥

乱世裏的祯祥

作者: 时间:2019-12-20 631° 独家报道
乱世裏的祯祥

致堂友黄任匡医生:

感谢你在6月17日的公开来信,老师细阅多遍,感触良多。本想早点回覆,但如你所说,老师比较喜欢静默研究,不太热中为自己辩护,所以还是静待时机细说几句好了。

任匡说得好,横眉冷对千夫指,虽千万人吾往矣。读书人本该如此。

鲁迅习医,孙文也习医。两位先贤同样悟到救民先救心,从医转从文的道理。任匡今日组织杏林觉醒,是先生和国父的同道中人,体现了杏林俊杰的最高情操。华佗济世,医者父母。任匡从医又论政,切勿利慾薰心,讨好权贵。反之,要多省吾道,一以贯之。就算他日手执牛耳,贵为教授专家,也不可傲慢。知识人,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任匡读医,始自2000年,老师刚好熬过民调事件。又一年,任匡成为雅士堂宿生会干事,我等有幸多次谈论大学事宜和舍堂文化。任匡性格刚直,但思维缜密,不肯盲从。舍堂强调自由意志、独立思考,不少堂友都不明所以,总是随波逐流。殊不知道,自由的可贵,不在于与别不同,而在乎其潜藏力量。任匡今日明白自由求真的可贵,愿与老师一起疯狂,老师于愿足矣。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雅士自由之道,乃格物致知后的诚意,能否治国平天下则有待后世分晓。

就在今天,学年伊始,万象又再更新。校长马斐森在新生入学礼中明确表示,副校遴选、校委任命、名誉院士等问题,都是港大遇到的严峻考验。校长应该没有忘记,两年之前授命之日,他已被内外夹击。有人认为委任洋人校长是拒共心魔,有人就以「三无悲剧」迎接校长。大学之道,早受挑战。

礼仪同日,基于校务委员会对捐款报告跟进事宜的决定,校长亲自把有关决定通告各人,传媒于是蜂拥而至,询问校委会的决定。不过,由于校委会要求保密,而至今公函未到,老师实在无可奉告,直至有关材料变成公共资讯为止。其实,老师对捐款报告的首轮回应,早已由学校公开。简而言之,有文为证,老师当时已经指出,所有对民研计划的指控,都是莫须有和想当然。莫须有是指以从来没有传阅的文件作为审核準则,而想当然就是把所有与佔领运动相连的活动都当作违宪违法的颠覆活动,毋须论证。这种变异思维,在异变了的社会出现,不足为怪。

香港大学毕业生议会召开特别会议,讨论学术自由、校监制度和副校任命等,或许是想矫正这种变异思维,但相信只是螳臂挡车。15年前,校监董建华以身分不合为由拒绝出席由校委会委任的调查委员会聆讯,但之前又以校监身分过问大学事务,已经显示特首校监制度的潜在问题。隔代相传,现任校监梁振英进一步虚权实用,已经变得顺理成章。

任匡堂友,你已学有所成,贵为医生,却愿放下身段,与众同行,为师实在为你骄傲。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但愿你我的疯狂、杏林的觉醒,以至所有翰林雅士的声音,都是乱世裏的祯祥。

舍监

锺庭耀谨覆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sunbet|手机版sunbet二维码|彭山简讯网|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