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独家报道 >全面罢工 不应轻率决定

全面罢工 不应轻率决定

作者: 时间:2019-12-24 754° 独家报道

罢工通常有三类。第一类是针对个别僱主的,涉及的主要是工作待遇问题,如2013年的葵涌货柜码头外判商工人罢工。第二类是行业性的罢工,争取的多是整个行业工作环境的改善,如2007年的香港扎铁工人罢工。第三类是跨行业的全面大罢工,针对的通常是政府,譬如要求政府撤回某些做法,甚或要求政府下台,如周一的全港大罢工。
 

对第一类的罢工,一般政府大都不会插手干预,会任由劳资双方自行角力。结果有时是双方妥协,有时亦会一拍两散,机构倒闭,工人失业。文明国家大都有法律保障工人罢工的权利,以让工人透过集体罢工方式与僱主讨价还价。这样才可以平衡劳资双方在财力上的强弱悬殊。

对第二类的罢工,由于涉及整个行业,足以对社会民生产生影响,所以政府常会出面调停,促使劳资双方早日达成协议,减少对社会民生造成妨碍。但政府不会干预工人罢工的权利。

对第三类罢工,由于是全社会跨行业性质的,对社会必然会造成重大的妨碍和损失,而且针对的又是政府自身,所以政府都不想它发生的。即使是文明政府,也会立法以防止有人轻率发动这类对其他人也造成妨碍的全面大罢工。

有这类立法的国家,通常都不会容许单凭工会领袖一声令下,就进行全国性大罢工;工会必须召开会员大会,让全体会员都有权投票,决定是否支持这场罢工。
 

此外,很多国家在立法保护工人罢工的同时,亦立法保护工人不参加罢工的权利,不容许工会派纠察队阻止工人返工。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英国煤矿工人大罢工的时候,以戴卓尔夫人为首的英国政府,就为这个问题与工人纠察队发生冲突,结果酿成大规模的暴动。政府出动骑警全力镇压。整场暴动导致11,291人被捕,其中8,392人被控破坏治安及阻塞交通。

香港周一进行的那次全港大罢工,决定得十分轻率,只是几个不知名的行业从业员一起发个号召,未经深入研究讨论,在毫无具体安排下就匆匆上马。既没有人统一指挥,亦没有人维持秩序,情况一片混乱,对社会造成的破坏极其严重。

这样的罢工,不管它的理想多崇高,但由于事前谘询不足,筹划不周,没有稳妥的防止失控安排,其实足以导致社会无法弥补的危害的。有识之士实不应轻率予以认同,更不应加以鼓励。

试想一下,若然地铁通讯系统人员也罢工,就可能导致整个集体运输系统都没法运作,很多本想返工的人也只好一起罢工。若然因而影响一些提供紧急公共服务的人员上班,那就可以对某些受害者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

今次发动罢工的人,事前根本没有清楚界定罢工的範围,亦没有为参与罢工的人制定行为守则,变成有人集体破坏公物,亦有人纵火洩愤,场面失控,令人好不担心。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sunbet|手机版sunbet二维码|彭山简讯网|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