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独家报道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作者: 时间:2020-01-15 623° 独家报道

10/29是一年一度的台北同志大游行。但称为同志大游行,其实有点狭隘。其实同志大游行不只是「同性恋」,而是各种多元性倾向者的游行活动。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LGBT是你一定要懂的基本名词,分别是指:女同性恋(Lesbian)、男同性恋(Gay)、双性恋(Bisexual)、跨性别(Transgender)。

美的好朋友团队想跟大家说的是,医师不是不会犯错。在同志议题上,医学界犯过严重的错误。我们想让大家知道的是:为何我们犯错?而我们又是如何检讨错误的?

医学界的历史不是永远光荣。例如二战时纳粹跟日本的军医都曾进行违反人道的人体试验。在同志不被了解的年代,医师在执行医疗业务的时候,也曾使用歧视性的做法对待同志。但令我们感到光荣的是,一代又一代的蛇杖传人,一起用科学证据、逻辑推演以及人道的关怀,在同志的观点上,出现了明确的共识。

今天我们想透过这个机会,告诉大家同志在历史上,曾经遭受怎样的医疗对待,也想分享在2013年于巴西福塔雷萨,第64届世界医师会大会通过了「世界医师会人类多元性倾向声明」的重要内容。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在早期,因为对同志的不理解,许多医师把同志当作一种「疾病」来对待,但并不是所有早期的医师都认为同志是一种「病」。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例如精神医学先驱佛洛伊德就曾对一位同志的母亲说:同性恋没什幺益处,但也没什幺好丢脸的,它不是罪恶,也不是腐败。它不能被分类为疾病的其中一种,我们认为那是性的「多样性」。

最后他也提到自古有许多伟人,例如柏拉图、米开朗基罗、达文西,其实都是同性恋。但这样的意见,在医学界毕竟是少数。毕竟精神医学在那时,也才刚开始发展。虽然我们现在觉得佛洛伊德听起来很厉害,但当时主流医学界并没完全同意他的说法。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时间继续往前走,在1940年代,出现了性学研究大师金赛博士。他对于「性别分类」这件事情提出了一个明确的质疑:「难道人只能喜欢男生或女生二选一,没别的可能吗?」

于是他做了一个实验,把性的倾向分为零到六,零定义是只喜欢异性,而一到五是逐渐增加对同性的喜好,六则是只喜欢同性。研究结果震惊科学界,他发现人的性倾向是具有「连续性」的,而非绝对喜欢同性,或绝对喜欢异性。

但这项研究,并无法阻止主流医学界对同志的歧视。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在1950年代是个精神分析理论派主导的时期。精神分析理论很複杂,但简单说是一个「强调无意识过程」的心理学理论。所以当精神分析理论派看到同性恋者,就会去推导,「他为什幺出现同性恋行为」?

而这样的推导,如同大家可猜到的,其实缺乏明确的实证,很多状况下,最大的证据可能是「某某专家这样说」的等级,或者是统计起来同志发生自杀的机率比一般人高,就被解释为同志是一件危险的事,而没有深究背后的明确原因。

因此当时,同性恋被列在精神疾病统计诊断手册(DSM-II)的「社会病态人格疾患」。这个意义几乎等同于,「官方认为同志是一种病」。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但同志的悲惨命运并不是到此为止。1962年大型精神分析研究又将同性恋视为「亲子关係的受创而导致的精神疾病」,把这样的说法推上高峰,在这个当下,在医学界他们被认为是「病」,在宗教上被某些教派认为是「恶」,在许多国家法律中被认为是「罪」。

爱看电影的朋友如果看过「模仿游戏」,可能就有印象,片中拯救世界结束大战的英国天才科学家图灵,就是因为同性恋行为被迫害致死。图灵在1950年发表《电脑与智慧》(Computing Machinery and Intelligence)论文,是开启人工智慧的旷世天才。二战时他协助英国军方破解德国着名密码机「Enigma」,这项功绩估计让二次大战至少提早2到4年结束、挽救估计4000万人性命。但他却因为同志身份遭到迫害,自始在历史上宛若不存在这个人。一直到2013年在数万人民的请愿下,英国女王才正式「赦免」他的罪。

而大家可以想想,世界上曾有多少优秀的人,只因为他的性倾向,或其他根本无涉公众利益,但不见容于社会的行为,就悲惨地度过一生。也在这样的「同志是疾病」的错误认知下,当年有些医师就施行过各种「转化治疗」,试图「矫正」同志的性倾向。包含电击治疗、厌恶治疗(看同性恋色情刊物病并闻氨水催吐造成厌恶感)、精神药物治疗、催眠等等。这在现在看来,都是可怕且毫不人道的作为。而这些治疗方式,在离我们很近的中国,就仍持续发生中。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但黑暗中,知识份子的坚持,仍然照亮了一丝光明。1957年美国心理学家Evelyn Hooker,针对男同志的心理调适做研究,根本的质疑是:「同性恋本身是不是心理疾病?」

她各找了相同年纪、智商与教育程度的同性恋和异性恋男性,做了各种心理适应测验,结果发现「没有显着差异」。

因此这个实验证明了两件事情:

    同性恋诊断在临床上完全不存在,其形式多样和异性恋类似。同性性倾向是性形式的一种,属正常的心理。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而在之后,一波又一波的实证研究,以及医学界自身检讨力量与外界质疑中,医学界展现了自我检讨的能力,回归医学最基础的「科学」与「逻辑」,以「实证」依据和「人道」精神重新评估并理解人类的多元性倾向。

美国精神医学学会终于在1973年,将同性恋从其官方疾病诊断手册上移除。世界卫生组织也进行类似的科学审查程序,于1990年将同性恋从国际疾病伤害及死因分类标準中删除。泛美卫生组织也发出声明:「基于同性恋没有任何明显迹象可被认为是一种病症或疾病,因此无需治疗。」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虽早在20多年前,医学界就已经不再将同志视为「疾病」,但直到现在,当年的错误既定印象造成的阴霾,仍然持续瀰漫在社会之中,让许多同志生活在巨大的痛苦与阴影之下。医学界曾犯下的错误,是所有医师应一起背负的十字架,我们应努力导正这些错误的歧视观念,直到阴霾散去,彩虹真正出现。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终于,在2013年,世界医师会发布了「人类多元性倾向声明」,对全世界的医师提出了明确且有根据的同志观念。

世界医师会强烈主张,同性恋并非一种疾病,而是一种人类性倾向的自然变异,并谴责基于个人性倾向而生的各种形式的污辱、定罪与歧视。世界医师会呼吁所有医师,不论病人的性倾向,仅依据ICD第十版的标準,针对临床有关病徵进行生理与精神疾病分类,同时根据国际认可的疗法与惯例提供治疗。

世界医师会主张,不论採用精神医学或心理治疗方式,皆不应将治疗重点放在同性恋本身,而是放在解决同性恋与宗教、社会、内在规範和偏见之间所产生的冲突。同时,世界医师会亦谴责所谓的「转化」或「修复」疗法。这些作法构成对人权的侵害,更是不合情理的行为,应被谴责并接受制裁与处罚。医师参与此类行为的任何步骤都将违反医学伦理。

今年台北市政府将首度以官方立场,在市政府升起彩虹旗。台北将成为亚洲区对同志最为友善的城市,是我们人权持续进步的重大象徵。但这一切其实不够,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这就有待所有朋友一起努力了!

这是真实发生的故事。发生在所有人身边的故事。看完之后,希望你能知道,LGBT族群与大众没有不同。其实,我们的爱都像彩虹。

11张图看懂「同志受迫医疗史」及医学界如何看待同志人权

Love is Love!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相信:生而为人,在爱之下,我们都相同,我们都值得。以下附上「世界医师会人类多元性倾向声明」,值得大家完整阅读。

参考资料

    同性恋去病化的医学科学历史(泛科学)世界医师会人类多元性倾向声明(台湾医学界杂誌)62年后的道歉 「电脑之父」图灵同性恋遭迫害 终获平反(民报)Freud, S. (1951). Letter to an American mother.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07, 787.Hooker, E. (1957). The adjustment of the male overt homosexual. Journal of projective techniques, 21(1), 18-31.Kinsey, et al.(1948). 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MaleKinsey, et al.(1953). Sexual Behavior in the Human Female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sunbet|手机版sunbet二维码|彭山简讯网|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