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动态 >翠袖乾坤:劳动人民

翠袖乾坤:劳动人民

作者: 时间:2020-01-01 836° 行业动态

伍淑贤

 历来见过晚上七时半睡觉的,有两次。首先是以前住慕尼黑时,房东太太的两个儿子,然后是现在公司楼下的报贩大叔。

 慕尼黑房东太太的两个儿子,当时一个十岁,一个六岁,现在相信都已经做了人家爸爸了。房东太太是个单亲妈妈,早年跟了个泰国男人,生下两个儿子,很快就离了婚,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孩,靠做兼职秘书和出租一个房间帮补家用。西德是个福利国家,单亲家庭虽不见富裕,但生活过得有尊严,孩子受良好教育,是毫无疑问的。

 外国人习惯要强迫小孩一早上床,大人则在客厅喝咖啡、看电视、闲谈,然后各自睡去。那房东太太也一样。她规定晚上六时半吃饭,但不像中国人晚饭般大鱼大肉,也没有那种消费力,通常只是弄个汤,炒盘蔬菜和米饭,或者煮锅超市买的意大利云吞。有时太忙来不及做饭,只吃夹肉麵包,喝杯蜜糖茶,便是一餐。跟着便催儿子刷牙洗澡,七点半一定赶入房间睡觉。

 初时我问包租婆,这样早睡得着吗?她要我听听看。果然,七点半到八点,房间的确传来两兄弟的笑声、嬉戏声和吵闹声,但一过了八点,房间就安静下来。打开门看,灯关了,两个已乖乖睡着。我们大人就有一整晚的安宁,可以看书、写信、聊天。有时包租婆的朋友会来串门子,谈到深夜。到星期六,小孩可以晚点睡,吃完饭就坐在地上玩图版游戏(board games),像大富翁,串字,历史地理常识,很深的,大人常给考起,小孩就特高兴。这就是我见过的西欧劳动人民生活,比起香港很多中产,我觉得更有意思。

 至于公司楼下的报贩大叔,一身健硕肌肉,古铜色皮肤,我每早八点多帮衬他买报纸。有时会问他,早茶喝了没有,他总说,四点钟就起来,六点钟就开档,奶茶一早喝过。我问他晚上几点睡,他说吃过晚饭,身上很累,又喝了日本清酒,七点半就上床睡了。又是一个早睡的劳动人民。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sunbet|手机版sunbet二维码|彭山简讯网|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