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资讯 >台湾的发电比例已面临失衡,即使核四商转也难挽回

台湾的发电比例已面临失衡,即使核四商转也难挽回

作者: 时间:2020-01-10 620° 新闻资讯

核四公投的议题,让正反双方的声音在媒体上不停的席捲而来,目前暂以反核的声音居于上风,但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台湾现在都不谈全球暖化的危机!纵使反核的舆论一直强调是为了国土的安全、为了下一代的幸福,但是没有了核电,势必更加依赖传统的燃煤、燃气发电,如果因此而造成二氧化碳排放的问题加剧,这难道也是下一代之福?综观我国的发电结构,如果核四厂未能安全而顺利的商转,再加上因为环保运动的抗争而使燃煤机组无法依计画新建,则未来势必将大幅依赖昂贵的天然气发电,以目前的发电比例来看,如果核四未能顺利商转、加上旧有核电厂依期除役,日后我国每年即需多付出千亿元以上的天然气购置成本,此一额度早已超越之前吵翻天的年金、退休金、肥猫、年终奖金等议题。另就能源供应的安全与稳定而言,我国目前仅有七天的天然气安全库存,一旦遭遇连续颱风灾害,岂不上演停限电的现代闹剧?

进一步而言,我国除了在2009年面临金融海啸的冲击,而导致电力需求略有下降之外,其余时间皆处于电力需求正成长的态势,而近年国人完全感受不到电力供应吃紧的压力,这必须感谢蒋经国、李登辉两位前总统任内,积极推动电厂建设的庇荫,事实上,在未来几年内完工的电厂,基本上都仍归属于李登辉执政时期所批准兴建的。台湾虽然目前仍有20%以上的备用容量率,但是在台湾当前的社会环境下,建一座电场往往耗时十年以上,因此,即使核四上线,我国的备用容量仍会降到10%,而90年代正是因为全台的备用容量在10%以下,造成全台的缺电危机,工厂生产断断续续,影响产业发展甚鉅,殷鉴不远,国人不应忘记。以目前的新燃煤电厂的新建计画不断遭受抗争的情况来看,不管核四商不商转,我们都注定要面临重大的供电危机,这个部分可以从新电厂的兴建进度大幅落后,和燃气发电比例过高这两个层面来说明。


首先,在近几年预定完工的电厂当中,除了燃气电厂可以依计画完工之外,其余规划的燃煤电厂完全无法完工,尤其彰工、深澳等燃煤机组遭遇环保抗争,已将延宕多年,如此下去,一旦核一~核三依期除役,则我国的供电梦魇将必然会来临,更别提,用电量会持续上升,电厂新建的速率远远赶不上需求的增加,等到感受危机时,早已为时太晚。当然,燃气电厂的兴建阻力较小,而目前开放的民营电大多都属于燃气发电的形式,但这又会衍生出下一个问题。

燃气发电的燃料成本高昂,但由于其启动速度快,因此多半作为中载、尖载发电角色,但依照我国的基载发电设施建设进度大幅落后的态势下,未来势必大大依赖燃气发电作为我国发电的主干,在核一~核三除役前,我国可能每年都需多花费数百亿元购置天然气,而等到旧核电厂除役之后,每年可能将多花费上千亿元购置天然气,此一多花费的成本,如果不能转嫁到电价上的话,可想而知,我们又会举债度日,或者对于其他的预算项目造成严重的排挤,实在令人忧心。

至于最近有人大声疾呼的再生能源发电,基本上,这完全是另一个不相关的问题,试想,晚上没有太阳光可以发电、风力发电也时有时无,到头来还是得依赖健全的基载发电设备作为配套,才能建置一个稳定、可靠、经济的发电模式。而许多人常举欧洲的再生能源发电案例,误认为台湾若发展再生能源发电就可以不需要建设新电厂,殊不知欧洲各国因为有电网相连,一旦再生能源发电不稳,可以立即由邻国的电网支援,台湾是独立电网,自然没有这样的条件。更别提再生能源发电需要非常广阔的土地,这正视台湾所欠缺的天然条件。

若为了下一代着想,我们这一代绝不能只从感性的层面大声疾呼反核,更明确的说,如果不要核电,我们就必须得接受燃煤发电,如果嫌燃煤发电太髒,我们就得接受昂贵的天然气发电,但是我们也必须为此付出电价上涨的代价。因此不论是减核或废核,都必然增加二氧化碳排放,这是无庸置疑的后果。当然,再生能源发电的潜力也被许多人提及,但是以台湾的天然条件和当前的技术瓶颈,在短期内我们无法依赖这样昂贵而不稳定的发电方式。日本身为福岛核灾的最大受害国,但目前也重启了核能发电政策,这证实了废核不如想像中的率性简单,其背后牵涉到的现实问题,也绝非诉诸感性而可以解决。总而言之,如果把废核之后的电价上涨、能源供应不稳、消费力下降、产业竞争力丧失、碳排放、微粒状污染物风险等因素和发生机率考量在内,那结局又是如何?各方都是为了下一代着想,因此国人应好好把握这史上最有意义的一次公投,把问题通盘思考,才能给子孙一个交代。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sunbet|手机版sunbet二维码|彭山简讯网|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