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资讯 >北大张维迎批中国人怨恨情结:未富先骄,稍强即狂,主权大于人权

北大张维迎批中国人怨恨情结:未富先骄,稍强即狂,主权大于人权

作者: 时间:2020-02-07 342° 新闻资讯

中国着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张维迎撰文评论近代中国人民族概念形成所产生的怨恨情结,带来一系列后果,包括「反资本主义,反民主和自由」、「只能表扬,不能批评」、「主权大于人权」、「未富先骄,稍强即狂」。

张维迎指,在20世纪之前,中国人效忠的对象是各历朝皇帝和朝廷,不是主权国家。对百姓而言,「谁坐上皇帝的宝座,我就是谁的臣民」,那管当皇帝的是汉人、蒙古人还是满族人,都一样。百姓没有一个明确的「中国人」概念。而中国人的民族意识的形成是非常近代的事,可以说,是西方人的船坚炮利催生了中国人的民族意识。

但在这种民族意识开始觉醒之时,面对的却是鸦片战争失败后的种种危机,当年的中国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唤醒了中国人的民族危机感,这些精英从一开始就有一种对西方的怨恨情结,那是一种羡慕,嫉妒和恨的感情交织。

随着近年中国国力增强,这种複杂的情绪并没有完全消散,也带来了一系列后果。首先是族裔性的根深柢固:之所以是「中国人」,是因为我们是「炎黄子孙」。这样的民族概念对国家治理是一个难题,因为缺乏了平等公民权利的概念,同时,也使得中国很难吸引外国移民。

另外,到今时今日,大部分中国人仍然拥有不合逻辑的「有国才有家」、「大河有水小河满」的观念。强调集体主义,国家至上。「主权大于人权,权力优先于权利」,放到政府官僚系统,就成了官员权力总是优先于个人权利,法治难以形成。

在民族自尊下,中国不会承认资本主义、自由和民主,因为这等于承认西方各方面都优于中国。这也使得「阴谋论」在中国非常有市场,「不是因为我们的体制和文化不优越,而是因为西方人总是搞阴谋诡计,不让我们发达起来。」

中国人对批评非常敏感,自己人不能批评中国,批评自己国家就是「不爱国」。而外国人更加不能批评中国,因为会伤害中国人自尊心,一定是反华势力。

怨恨情结让中国人心中总憋着一口气,「所以很容易从自卑走向傲慢」,稍为富强一点,就表现出暴发户心态,「未富先骄,稍强即狂」。

张维迎表示,其实怨恨情结,很多国家都有,包括法国,德国和俄罗斯人,只不过在不同历史背景下有不同表现。但张维迎指出「怨恨程度是国家发达水平和民族成熟程度的一个反向度量。中国人的怨恨情结消退之日,或许才是中国的真正崛起之时!」

张维迎毕业于西北大学和牛津大学,曾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现为北大网络经济研究中心主任。2017年,他于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毕业典礼上,作为教授代表致词,题为「自由是一种责任」,演讲稿在北大国发院的官方微信帐号刊出后不足12小时就被撤下。

在演说中,张维迎谈到过去中国有过辉煌的发明创造,但在过去500年,却完全倒退,他直指,问题出于体制和制度,因为创造力是依赖于自由,而中国体制的基本特点,就是限制人的自由,扼杀人的创造性和企业家精神。

至于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那实际上是建基于西方世界过去300年发明创造所积累的技术基础上,那些都是人家的功劳,中国只是套利者,「是在别人建造的大厦上搭建了一个小阁楼」,「没有狂妄自大的理由!」

展望未来,他说,中国能否改变过去500年的空白,很大程度要视乎能否持续提升中国人享有的自由,因此「推动和捍卫自由,是每一个关心中国命运的人的责任」勉励毕业生:「不捍卫自由,就配不上“『北大人』的称号!」

7月初,张维迎撰文,呼吁中国于未来30年实施司法、民主化改革。他说,中国需要探索新道路,在过程中可以从香港得到启发,甚至台湾、越南的经验也非常值得研究。他又分析中国正面临两大挑战,其一是民粹主义,其二是民族主义。这两个问题相结合,令在中国「有理性的行为」很难进行。

相关文章:

沈旭晖:中国梦与反贪梦结合、知识份子被边缘化、民主有问题论今天你把诺贝尔奬得主在狱中关到病死,你对自己的国民和全世界传递什幺讯息?张维迎:后发国家的怨恨情结 (张维迎,新浪专栏)一年前遭封杀 北大张维迎再吁中国民主化改革 (联合新闻)北大杰出可敬的教授张维迎,一篇睿智,发人深省的文章 (信报论坛)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sunbet|手机版sunbet二维码|彭山简讯网|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