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资讯 >特别税更重于奢侈税

特别税更重于奢侈税

作者: 时间:2020-03-04 462° 新闻资讯

财政部日前传出欲开徵「奢侈税」,顿时引起社会舆论譁然,抨击挞伐之声四起。有人骂财政部白目,政府刚刚才发放消费券,希望带动全民消费,迄今成效尚未明朗,财政部竟于此时放出课奢侈税的消息,逻辑矛盾,自打嘴巴。有人骂财政部无能,目前经济景气如此低迷,任何加税措施都不宜,要求财政部停止相关计画。有人骂财政部失智,对高价品的课税稽徵困难,迫使有钱人转移至国外採买,把国内消费往外送。面对排山倒海的责难,财政部赶紧出面澄清,表示课徵奢侈税只是一初步构想,目前还在委请学者研究的阶段,未来是否实施,仍待各界进一步讨论,社会毋须为此八字尚无一撇的消息过度紧张。老实说,财政部被骂得有些「冤枉」,但从财政部因应此一事件的作为观之,让我们真正担心的,毋宁是财政部心中的税改格局似乎太小。

根据财政部的说法,之所以计划开徵奢侈税,乃係来自于去年底赋改会调降遗赠税的决议,为避免造成社会对税改只图利富人的不良观感,故做出须有适当配套措施的决定。其中虽确实提到开徵奢侈税,但只是一种举例,并非以奢侈税为遗赠税调降的必要条件,更不是单以奢侈税即代表了遗赠税调降配套措施的全部。任何税改的推动都须有完整的配套準备,遗赠税的调降亦不例外。首先是税率的调降须与税基的扩大连结在一起,例如将公共设施保留地视同农业用地、以及人寿保险给付等的免税加以限缩或取消,如此不但可以杜绝富人避税的漏洞,降低课税的扭曲效果,更可以节省稽徵成本,减少税收损失。

其次,便是利用其他税目的加强或课徵来弥补遗赠税调降所造成的伤害,包括在所得税中提高对资本利得的课税或开徵新的特别消费税例如奢侈税等,其目的一方面是藉用富人生前赚取所得或从事消费的机会,课以更重的税负,来平衡租税公平的流失,另一方面则是以包裹的方式将加税与降税方案组合在一起,增减相互牵制,维持税收中立,巩固财政稳健基础。由此可见,奢侈税充其量只是特别消费税的一种,并不等同于全部的特别消费税,尤有甚者,为遗赠税调降规划配套措施固然应该,但其所包括的格局与範围应更大、更广,不能只以奢侈税的开徵为满足。

世界各国实际採行的特别消费税种类繁多,课徵目的亦甚为不同。有为财富分配公平而课徵的「奢侈税」,例如名贵车税;有为抑制消费行为而课徵的「节约税」,例如菸酒税;有为反映外部成本而课徵的「校正税」,例如污染税、能源税;有为禁止或抑制某一特殊活动而课徵的「管制税」,例如赌博税;也有为制裁商业暴利行为而课徵的「暴利税」,例如石油税等。这些「特别税」在各国税制结构中所扮演的角色皆有益愈重要的发展趋势,其中的政策意涵值得我们在推动税改时多所关注与学习。

我国的消费税制主要包括一般性质的营业税与特别性质的货物税、菸酒税与娱乐税等三种。长久以来,为了配合经济或产业的发展需要,政府採行了许多所得税减免措施,但也因此付出了不少租税扭曲与不公的代价。如今为因应全球化与老人化的挑战,所得税只能朝「低税率、广税基」的方向调整,相对地,一般消费税率的提高以及特别消费税的广为开拓,必然是政府在维持财政收入稳定与租税公平下所剩的唯一选择。我国加值型营业税率只有5%,长期偏低,允宜适度提高并考虑改採複式税率的可能;货物税课税项目不断减少,允宜随着环境变迁找寻新的标的,将货物税充分转化为特别消费税的功能;娱乐税为地方税,财政部打算在独立课徵能源税后即取消娱乐税,但在现行财政收支划分架构下,必会对地方财政产生不小的冲击,允宜事前妥善解决。

换言之,我们固然乐于看到财政部有心规划开徵「奢侈税」以改善社会公平,但却要提醒财政部把眼光与格局放远与放大,应该委请学者专家针对我国整体消费税制的改革做研究,而非仅侷限在奢侈税一项。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本文刊载于200938日工商时报社论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sunbet|手机版sunbet二维码|彭山简讯网|网站地图